【damijay】U know i was a trouble·上

想开车,但这章只有刑讯没有车,达米安16岁,暴力行为注意,不喜勿点。

杰森走的踉踉跄跄,他的右脚踝肿了,尽管如此身后两个人还是不耐烦的推搡着他。他不得不假装他现在有实际上五倍的疼痛,好让身体足够左右晃荡、撞上墙壁或者木条箱,推算他现在到底走到了哪儿。

 

比如他现在是地下一层,距南大门大约纵向47m横向70~73m之间,天花板上是厨房位置,所以这里应该是……

他猝不及防被重重一推,努力前跑了几部还是蹩脚的摔跪在地上。背后先后响起两道金属门关闭的声音,一声是很轻的转轴,一个扣上后还在簌簌震动。

 

“吉米·泰瑞?”

 

啊,杰森没有第一时间对这个假名做出多大反应,他从地上坐起来,两只手绑在背后,脸上眼罩严严实实,压倒性不利。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现在不是红头罩。

一记马鞭毫无预兆的落在他的脸上,软皮拍这该死的一下抽的他叫出来。没错,他现在不必装的太硬汉所以他叫了,然后抽着气龇起了牙。

那个冷淡而带着机械音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吉米·泰瑞。”

“真倒霉,那的确是我。”

 

厨房下面的确是个刑讯室的好选择,亲切嘈杂又管道众多,如果杰森不是潜入被抓,他大概会被捆成一条猪肉,头朝下的从垃圾通道滑下来。不过这也是个好事儿,等挨过了审讯,他可以不打扰到主人而就近返回

 

杰森的头顶一空,那个男人撕掉了他的发套,之后眼罩被解下来,它落下的同时杰森就尽可能隐蔽的扫视了房间。可下一秒他的脸颊就被固定住,对方的双手搭上他下颌的两边,短暂摸索后就对他耐心制作了四个小时而且黏的比斯拉夫眼罩还牢的脸皮利落一挣。接着,他的右眼被两只手指撑开,而另一只手与他的眼珠子近在咫尺。

“等等!我的眼睛是真的!我没有带隐形眼镜!”

男人似乎古怪的笑了一下,之所以说似乎,是他朴素到毫无花头的面具遮蔽了整张脸。杰森承认这个太过游刃有余的家伙有点吓到他了,这人等会儿做的可能会比杰森想象的难捱一点。

 

他不想失去一只或者两只眼睛什么的,也许他得在中期就寻找机会。

 

那两根手指还是按上了杰森的眼球,大拇指和食指,贴着他眼球的表面一捏。杰森猛的弹起一只脚踹向他,但是男人后跳避开了,并且更加快速的在杰森站起来前冲回来给了他结实的一拳。

杰森——或者吉米泰瑞——鼻梁酸痛的到泪腺都打开了,那一小会的头晕眼花并非作假,他甚至是被男人扶起来的。他先是脖子被套上了金属扣的牛皮圈,两只手解开并分别拷在了一面铁丝网上。杰森试着挣了一下,这绝对不是普通的铁丝网而他妈是专用的,等会儿他也许要付出一只手腕脱臼的代价来摆脱它。

 

“我不喜欢说废话,所以你最好主动一些。吉米。”

“我什么都说,先生。”杰森希望自己可以看起来诚惶诚恐。可男人扣着他的下巴,杰森的鼻血缓缓的淌下来,酸痛而且痒,杰森在这位不知名先生的注视下舔掉了嘴唇上的血,而其他的又被那个人抹掉了。

——拜托,他真的不能被这家伙仔仔细细的擦着血一边假装自己吓尿了,他这辈子见识过太多变态而且也憎恨变态所以他用以迎上去的是一双坚硬的绿眼睛

“你还真他妈是个喜欢鼻血的家伙啊不是吗?”

 

这句话为他赢的了一记巴掌,杰森的脸歪向一边,耳朵嗡嗡作响,刚开始止住的鼻血又飞出了些。就打人来说这人算得上专业,距离短但力道十足,可话说回来,它毕竟只是手而不是撬棍

 

 

眼罩再次被扣上,男人走到房间一角,然后响起的是水声。他大概在洗手,可是再次走过来的时候水流也没有停。

“谁让你来的?吉米。”

男人在杰森的衣领上擦着手,湿漉漉的,杰森厌恶的仰起了脖子。

“黑尖三让我来的,我刚加入一个多月,奶酪脸做的介绍,如果你认识他你可以去问——前提是他不会看到你就尖叫着跑掉。”

杰森还来不及轻浮的笑一笑,冰凉的手就扣住了他的脖子,大拇指按上气管,四指贴在颈后:“我会记得问的,继续。”

“黑尖三不太信任我,但是我能干,而且他没有人了,所以我被派来打探消息。我入行短,没有太多人认识我,所以我又加入了你们。”

“汉克是你的引荐人?”

“看来后面的你都知道了……呃、嗬——”

有力的双手掐紧了他的脖子,仿佛要把他的喉骨掐碎。杰森的腿在踢蹬前就开始抽搐,一只掐着他脖子的手又松开了,转了个方向捂住他的口鼻,男人的脸就靠在他耳边:“不要耍花腔,你和黑尖三没关系,他也是被你耍着的人之一。你对我说话应当小心行事,我不喜欢听没用的话。明白?”

杰森用力的点头,直到他再次得到呼吸。他剧烈的咳嗽,头发又被拉扯起来:“我希望你明白的时候就说:我明白了,先生。”

“咳、咳咳!……我明白了,先生。”

“好,继续。”

 

“面具是你从哪搞到的?”

“里奥纳德,他在东区有一家殡仪馆,他擅长用油泥做面具,我找到了他。”
“听起来挺有想象力。”
“我干过搬运尸体的伙计,看过人怎么处理仪容,有时候尸体腐烂的太糟,需要做的就和假面具差不多。”

“他为什么要帮你?”

“当然是为了钱。”

 

男人再次停顿了下来,杰森听到了一声微小的电子音,然后过了一会又是一声。

 

男人突然上前利落的给杰森解开两手的手铐但再次绑在一起,又握住了项圈的后端。

杰森转着手腕:“怎么?我为自己争取到一个比较松快的姿势了吗?”话音刚落一记对准了肾脏的膝撞就让他弓起了身体:“……我操你妈。”

杰森几乎跪倒地上,但这一点没妨碍男人拖拽着他就像是拖拽着一条狗,迈向着他刚刚走过的角落:

“我就知道放这些水会用得上。”他把杰森拽起来,听不出多少愤怒或者焦躁:“以防你不知道:里奥纳德的殡仪馆恰巧和我们的某项业务相通,刚才一个简单的短讯让我知道,我们还没让他缺钱缺到接别人的活儿的地步。”

 

杰森想说一句该死,可他的脑袋下一刻就被按进水面,完全的劣势下他除了徒劳的试图抬头一点办法都没有,气泡在近半分钟后从他的鼻腔里涌出去。他表现的因为惊慌而已经濒临窒息,浑身抽动而且气泡沸腾,咽下了几大口水。
可按他在后背和后脑上的手就是毫无触动

直到他开始真切的感受到缺氧,水呛进气管仿佛变成了硫酸,肺部着火一样疼痛,上次他感受这种疼痛还是在爆炸后烟气里的窒息里——杰森开始剧烈的挣扎,他抬起一条腿旋转腰身向那人用力的踹出去,似乎是蹬到了什么,但又不像身体的触觉。但压着他的那双手变成了向上的拖拽,他被猛的拽离了水池。

 

他惊魂未定乃至像一条鱼那样大口喘气,虽然他瞬间就恢复了清醒但是他可以用伪装争取一点时间,他不能再冒险试图挨过审讯了,他——

那个人的膝盖压上了他的胸口。

 

杰森再无保留的仅靠腰力将人掀开,自地上弹起来,在站起的同时两手绕过后背而举到了身前,隐藏在鞋底夹层的刀片被抽出来,划出一道短促的弧线。

男人用某种金属短棍挡住了这一击,而且他整个压了上来,杰森不清楚这种愚蠢行为的动机但这不妨碍他顶起膝盖给那人一下。
男人的手却按上了他的——他的胯间。

 

杰森真的要被他的变态给惹毛了,他要把这个人钉在墙上并且给他的屌穿上一排弹孔,但男人放弃了攻击并且只是按住了他的脑袋让他安静下来好好听

陶德,你居然硬了。”

 

 

杰森不可置信到难以控制自己的音量:“——你他妈?”

男人——或者现在应该叫他少年,不管他是怎么伪装的——又在杰森陶德顶起的帐篷上重重一揉,经过了变声器的声线如今已经能听出熟悉的轻蔑:“窒息会让你勃*起,你认真的?”

tbc.

评论-17 热度-155

评论(17)

热度(155)

  1. -GOINGs-基本法 转载了此文字
    头一次……看虐桶这么爽……虽然42挺多这种梗……但是这篇可能是我看的坠好的!
©基本法 / Powered by LOFTER